業余選手的明星路

作者:張帥來源:學校主頁發布時間:2019年04月10日點擊數:250

 

董廣東,一名來自漢高祖劉邦故里的小伙,20119月擁有了常州輕工職業技術學院信息工程系的一個學號,專業:軟件技術;然而,借道信息工程系設立的課外學習中心,他利用業余時間玩起了計算機網絡專業的玩意兒。2012年年底,領銜組隊參加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省教育廳聯合舉辦的“天翼杯”江蘇省首屆信息安全競賽,作為業余選手與網絡公司專業選手同臺競技獲得一等獎,一夜之間成了同學眼中的明星。在很多酷愛網絡技術的師兄師弟眼中,只要再給董廣東配上一匹白馬,戴上一副墨鏡,儼然就是計算機網絡世界的“佐羅”。

.“后門”,從系主任一直開到黨委書記那里

自從董廣東等三人獲獎,大量網絡公司便主動找上門來要人,一撥撥的人拉著系主任、系總支書記的手“我們先吃頓飯聊聊……”有人干脆直接找到了黨委書記:“不管他們有沒有畢業能不能拿到文憑,只要他們同意,你們學校頭頭批準,現在就可以跟我們走!”——這一系列情節,聽起來簡直有些夸張。

再回到201211月的那場大賽。常州輕院信息系派出由董廣東、趙赫、束旋三名同學組成的團隊,參加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省教育廳聯合舉辦的“天翼杯”江蘇省首屆信息安全競賽。全省共有103個網絡信息安全的團隊參加比賽,隊伍分成兩組:一組是專業組,成員為省內知名的網絡安全公司人員;另一組是業余組,成員為省內高校(如南京大學、東南大學、南京理工大學、江蘇大學等高校)大學生團隊以及社會人員組成的團隊。

常州輕院隊竟然順利地通過了預賽(局域網理論知識)和復賽(虛擬網絡環境攻防),以業余組第三名的成績,與東南大學、江蘇大學等大學的賽手們一起躋身決賽的豪強之列,這讓他們的指導老師殷玉明喜出望外——畢竟,三人僅僅是高職院的大二學生,又是業余選手。

.論劍石頭城

南京,古名石頭城,諸葛亮感嘆“鐘山龍蟠、石頭虎踞”之地。1118,石頭城內北風瀟瀟,業余組的六支隊伍與專業組的三支隊伍在此會師決賽——決賽階段已經沒有業余和專業的區別,九隊共戰強者勝!決賽規格高,參賽團隊實力強,國家工業與信息化部信息安全協調司司長趙澤良、江蘇省政府副秘書長王志忠等省市領導蒞臨現場指導,并在場外觀看比賽實況直播。

如果說初賽和復賽是各自為戰的“孤島作戰”的話,那么真實信息系統及網絡環境的決賽,可就是相互攻防的“搶灘登陸戰”了。比賽說起來很簡單:有個“寶貝”被藏在了由七道防線層層阻隔的“城墻“之內,在規定的五個小時之內,九支隊伍中誰攻進的關隘最多,誰便奪標。

選手們除了“過五關”外,還要“斬六將”,也就是說,他們不僅要攻城拔寨,更要將對手拒之門墻之外。如同金庸筆下修習絕世武功“乾坤大挪移”一般,每攻克一城,參賽隊伍就要趕緊修復加固已被攻破的“城墻”,以防外敵侵入。

決賽甫一開始,九支隊伍齊刷刷地攻進了“圍城”第一關——果然是“長纓在手”,不怕縛不住“蒼龍”。比賽進行到20分鐘左右,常州瑞新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專業代表隊一馬當先,他們竟然連越兩道防線,進入第三關,并在“入關”之后,迅速加固了第三關的“城墻”。其余八支隊伍卯足了勁,奮力直追。

戰場局勢瞬息萬變,受困于第一關的八支代表隊中,先后有四支隊伍攻破第二關的防線。這時,仍然受困第一關的常州輕院的年輕戰士們壓力倍增。身為團隊核心和主攻手的董廣東急中生智,他先交代身旁的束、趙二戰友繼續對第二層防線發起攻擊,自己則嘗試在第二層和第三層“高墻”之間,制作了一個“跳板”。他做到了!通過一個完美的“魚躍”,直接完成了從第一關到第三關的跨越。這讓場外觀看“現場直播”的領導老師們都大吃一驚。這時其他七支隊伍也已攻進了第二關,并正在對第三關發起炮火猛烈的攻擊。常州輕院和常州瑞新兩支勁旅,在做第三關的防御之外,彼此也發動了對攻,一時間九雄混斗,硝煙彌漫。

混戰之際,常州輕院隊突然從第三層高樓一摔而下,掉到了第一層,也就是掉到了所有對手的后面,這讓場外觀看直播的觀眾大跌眼鏡。這當然是競爭對手的猛烈攻擊所致。正當同伴焦急之際,董廣東突然想起之前微軟發布的一個漏洞,借助那個漏洞,他成功地使得整個系統藍屏,也就是癱瘓,這一招,讓所有參賽隊伍從第三層的這臺服務器摔了下去。

三人抓住這一良機,迅速殺回第三層,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破第四道防線,第一個進入“乾坤大挪移”的第四層境界——此時面前風光一片!之后,他們迅速對第四層的防線進行了加固。比賽最后時刻,常州瑞新久經沙場的老將們,也順利攻進第四層。鈴聲響起,計時器指針定格在了五小時的那一剎那。

常州輕院代表隊和常州瑞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代表隊雙占鰲頭——而常州輕院隊僅僅是個業余隊。

一等獎榮譽證書及2萬元獎金,從國家工業與信息化部信息安全協調司司長趙澤良手上傳至董廣東他們手中。

走出賽場,冬日的風颼颼地吹——這起自三國石頭城的風。

.從游戲男到技術男

董廣東是位健談、精明、隨和的小伙子。初中階段,他是個“學霸”,對數理化尤其喜歡,獲得過徐州市金鑰匙科學知識競賽的二等獎。初三之前,他的成績從來都不會掉出年級前三。初三時,他迷上了上網打游戲,于是就嚷嚷著讓爸媽給買電腦,父母親拗不過他的軟磨硬泡,最后答應了他。

買電腦,干什么呢?他跟爸媽說的是為了上網查資料,為了學習,這是天底下想玩游戲的孩子哄騙爸媽的慣用伎倆。那時他最喜歡的游戲是《跑跑卡丁車》,經常在周末和寒暑假,抱一個鍵盤闖徐州,到處參加《跑跑卡丁車》的網游比賽,還掙了不少獎金。

當然,他自己也付出了代價。憑著初三第一學期的成績本可以上徐州最好的高中的他,由于迷戀“駕駛”卡丁車的超級快感,只考上他們的縣中。也是因為玩游戲,高考結束了,他沒能叩開本科院校的大門。

整天上網的他,在過去的幾年里,自覺不自覺地,都在關注一個事——找網站和網絡的漏洞。一般人看到電腦彈出的軟件升級提醒、電腦漏洞提示時,會按部就班升級軟件或修補漏洞,而董廣東是個“另類”:第一次遇到這情況便開始思考:為什么軟件要升級?為什么不升級就不安全?為什么有漏洞就要下載補丁進行修補?他開始對一些網站進行“安全檢測”,他把這些“檢測”稱為“練手”。高考之后的那個暑假他就經常練手。

后來他拖著行李走進了常州輕工職業技術學院,選擇了軟件技術專業而不是他熟悉的計算機網絡專業。當時的想法是軟件開發畢竟還是一項技術,而網絡誰不會玩呢?事實證明,正是在“誰都會玩”的網絡方面上他大放異彩。何況他進入了所在系的課外學習中心。

.借道課外學習中心,他如魚得水

時光荏苒,眨眼間,大學就開學了。毛頭小伙子一邊學習自己的專業軟件技術,一邊繼續他的老本行——網絡安全與入侵滲透等技術。

2010年,常州輕院借鑒美國大學的經驗,要求所有系辟出專門的辦公室或教室,配備專門的設備和值班老師(指導老師),成立“課外學習中心”,利用學生課余時間為學生提供學習、生活、心理等多方面的指導幫助,發展學生的興趣,同時為學生參加各種競賽提供訓練條件。董廣東喜出望外:在信息系課外學習中心,價值數百萬的設備讓好學的同學練手,系里具有敬業精神和精湛技術的老師作指導。大三學生、現任課外學習中心負責人渠洋說:“最難得的是老師們對技術的癡迷和的超級敬業的精神。”他講了這樣一個故事:有一次,他們幾個搞網絡信息安全的同學按殷玉明老師的要求,做一個“策略路由”的試驗,但是努力了半天,也沒能成功,無奈之下,他們又回過頭來找到老師,殷老師從中午開始一直在機房測試實驗直至深夜,中、晚飯都是學生替他帶的,直至晚上十點多,才在家人的催促下下班回家。第二天,問題搞定,師生忘情歡呼。

董廣東稱,他十分感謝課外學習中心老師們的借書證,因為老師的借書證可以借20本書,借期“逆天”到長達半年。他經常拿著老師的借書證到圖書館借來一大堆書,所以盡管學的不是網絡專業,但是卻對網絡信息安全前沿技術極為熟悉。“吾愛吾師,也愛老師的借書證。”交談中,董廣東冒出了了一句文縐縐的話。

為了“練手”,他也經常通過課外學習中心配備的電腦為學校的網站做免費的“安全檢測”,一旦找到漏洞就進去轉悠一番。而只要一轉悠,就有痕跡留下,網絡中心老師第二天就會找他聊天談心討論堵漏方案,同時反復告誡他:“網絡技術是一把雙刃劍,既能懲惡護善,一不小心也會步入歧途。要時時惕厲自己,加強道德自律。”“在學生的網絡道德方面,我們信息系的很多老師都是‘婆婆嘴’,必須反復告誡,在不厭其煩的告誡中提高學生的網絡道德意識。”信息系主任也這樣說。

.仰望信息安全技術的珠穆朗瑪峰

董廣東很刻苦,但他不愿被別人貼上“學習刻苦”的標簽。是什么讓他在網絡信息安全領域一度成為江蘇省業余和專業領域的翹楚呢?因為對網絡信息安全的興趣常人難以望塵。為攻破一個難題,他經常通宵奮戰,去年比賽獲得的獎金幾乎全都用做向同行專家請教的“學費”了。

當被問及有沒有想過利用自己的技術賺點錢時,董廣東稱做這個工作,想賺錢并不難,但有時會打法律的擦邊球。他很早就給自己定下了“金科玉律”——不做任何違法和自己認為不正義的事情;當然也想通過自己的正當勞動賺點錢,但他把發展興趣提高技術看得更為重要。

“我的終極目標是攀上信息安全技術的珠穆朗瑪峰!”——這是一個夢,一個關于信息安全技術領域的“佐羅夢”。

 

領獎臺上(右二為董廣東)

 

中國技工、十八大代表鄧建軍為董廣東等三名獲獎同學簽名


惠民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