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C興趣小組演繹大智慧:最大項目價值3個億

作者:倪筱榮來源:學校文化研究會發布時間:2020年09月21日點擊數:10

  

唐宏生到處出差,忙得就像錢塘潮的潮頭,很少有停息的時候。實在被我約得不好意思了,他說先發個PPT給你看看吧,關于蘇州冠悅電氣科技有限公司。

PPT中有一頁專門介紹公司的11名電氣專業人員,每個人后面都有一句話:“熟悉……PLC”,PLC前面的修飾語,要么是“西門子”,要么是“三菱”,要么是“AB”。

于是我們見面時,就從PLC談起。

  

唐宏生演示用PLC系統控制的自動化設備


一、PLC小組,一個類似于“黃埔軍校”的興趣小組

PLC,全稱Programmable Logic Controller,翻譯成中文為“可編程邏輯控制器”,其硬件結構基本上與微型計算機相同,實質就是一種專用于工業控制的計算機,是工業自動化技術三大支柱(PLC,機器人,CAD/CAM)之一。

1969年,美國研制出世界第一臺PLC1971年,日本的第一臺PLC誕生;1973年,德國西門子公司研制出歐洲第一臺PLC1974年,中國的第一臺PLC呱呱墜地。再后來,PLC成了我院電子系的一門課程。

2002年,我院購買的一臺德國西門子PLC,時任電子系主任的楊勁松摸著這臺比常用臺式電腦還小,卻花費了10萬的實驗設備,心疼不已。他先花大量時間自己弄懂弄通,同時延續電子系多年的傳統,讓老師們利用這套設備設計并制作電子產品,他們的理念是:為把學生的一瓶水灌滿,先得裝滿教師的那桶水。

20036月,一位鹽城考生發著高燒參加高考,最終,一心想上本科的唐宏生成了大專生,被我院電子系計算機控制專業錄取,但一陣失落之后,很快被電氣世界的奧妙所吸引,全身心投入了專業學習,那架勢,就像一個饑餓的人撲在了面包上。

唐宏生聽蔣正炎老師上“PLC系統編程與維護”課程,感覺PLC系統內的學問簡直可以經天緯地而且妙趣橫生。他們這個班屬于“鄧建軍班”,“大國工匠”鄧建軍曾跟他們聊過西門子PLC300設備。于是他找到了電子系領導,提出要組建一個“PLC興趣小組”,系主任楊勁松一聽,自然樂不可支,就關照給他們一把“西門子PLC實驗室”的鑰匙。唐宏生他們如魚得水,把PLC教材上的所有練習題都實際操作一遍,還從網上下載有關項目進行實操,看看能不能達到預期效果。每個實驗題快則1個小時,慢則需要1周,這下可好,課余時間包括節假日都成了興趣小組的實驗時間。興趣小組開始時全班都參加了,堅持到最后的大約十幾個人。楊勁松老師是他的畢業設計指導老師,給他定的畢業設計題目是“基于485總線的計算機控制系統”,要求他把學校整體的PLC系統中的6個站點聯系起來做485通訊,而且不僅要設計出程序,畫出電路圖,還要做出實體的產品。經歷了千難萬苦之后,他成功了,設計作品在“2006年度江蘇省普通高等學校本專科優秀畢業設計(論文)評選”種榮獲三等獎。他們小組還參加過學校的電子比賽,榮獲一等獎,獎品讓小組成員興奮不已:每人一只64M的U盤——“17年前,一只U盤,很不錯啦!”唐宏生沉浸在回憶的快樂中。

PLC興趣小組和那次畢業設計,奠定了我一生事業的基礎。”他說那個興趣小組出來的很多人后來都做得不錯,單單蘇州就有4位做得比較成功的興趣小組成員。

聽他這口氣,這“PLC興趣小組”,簡直就是一所小型的“黃埔軍校”啊!

于是我專門去了一趟作為當年興趣小組活動場所的實驗室。

智能控制學院(原電子系)建有國家級機電一體化實訓基地、教育部工業機器人應用人才培養中心、江蘇省產教融合實訓平臺、江蘇省高校電工電子實驗中心、省級家電測試與維修中心、江蘇省LED應用工程研發中心以及江蘇省協作機器人應用工程研發中心,如今設備總價已達3500萬元。

這里是“大國工匠”“建國60周年感動中國人物”鄧建軍成才和成功的起跑點。感受著皮鞋親和環氧地坪的特殊摩擦力,走過“三菱自動化特約培訓中心”牌匾和“西門子PLC專業教室”,來到了“西門子自動化特約培訓中心”。唐宏生當年“專接本”階段的班主任陸淑偉老師告訴我,這里的多臺西門子PLC設備,已經是唐宏生那個年代PLC設備的“孫子的孫子”了,這些設備比當年的先進了很多倍,價格只有當年的五分之一。

“而且實驗室搬過家了,這里并不是當年‘黃埔軍校’的舊址。”

陸淑偉老師笑著向我解釋。她頭發白得明顯,年底就要退休了,聽說唐宏生已經成了我優秀畢業生采訪對象,滿臉欣慰,激動得翻箱倒柜,把已經發黃的班級名單和唐宏生當年的照片都找了出來。


實驗室的西門子PLC設備

  

西門子PLC專業教室

 

二、最有成就感的一次作業,類似楊子榮只身“打虎上山”

唐宏生大專時候的班主任麻麗娟老師對唐宏生畢業后的成長軌跡一直很關注。她告訴我,唐宏生最有成就感的一次作業,是他畢業一年半后公司老板“布置”的。

他大專3年學計算機控制,就是現在的電氣自動化專業。有一次麻麗娟老師在班級宣布:“你們很多人不是想上本科嗎?機會來了!”唐宏生就在本校“專接本”,學了電氣工程及自動化專業。畢業后,他來到了國際化大都市,在上海新時達傳動技術有限公司做輪胎行業的電氣控制。一年半后,公司老總魏君謀把他喊到面前,上下打量著這位二十六七歲的年輕人,說公司給東北牡丹江一家輪胎制造企業做了個輪胎壓出線電氣控制系統,價值2000多萬,調試難度比較大,你能不能去試一試解決疑難問題?

說這話時,老總并不對他寄予多大希望,只是想讓他獨立試水,考考他。唐宏生有點緊張,十個手指習慣性地交叉了起來——他畢業設計上臺答辯前,也曾因緊張而十指交叉。

牡丹江,是著名偵察英雄楊子榮只身“打虎上山”活捉土匪“座山雕”的地方。唐宏生只身北上,憑借他在PLC興趣小組和畢業設計中所學的功夫,竟然解決了這2000多萬的難題,這成為他作為電氣控制專業人員最有成就感的一次作業。當晚,上海公司的老板就打來電話祝賀,加薪是很自然的事情。之后他又被派到福建莆田完成了一個2000萬電氣控制項目的調試工作。唐宏生的成就感,簡直要爆棚了。

“其實這些‘作業’我們在學校時候都做過,做起來并不難。”

后來他被上海的房價嚇壞了,選擇到蘇州成家,在蘇州,連續去了兩家公司,時間不長都辭職了,原因是“這兩家公司的電氣控制工作太簡單,沒意思”。

之后他在社會上晃蕩了半年,他對同為校友的妻子說:“我這么好的技術,還怕找不到工作?”之后他拉了幾名校友,自己做起了電氣控制項目。

    

這電器中,滲透著唐宏生他們的智慧


三、工匠的含金量:一天人民幣一萬元

專做電氣控制項目的公司,如果老總不懂PLC不懂技術,這樣的公司往往是做不下去的。唐宏生懂技術,項目越做越多,名聲也越來越好,人忙得不亦樂乎,有一次他在華晨汽車那里安裝和調試設備,每晚3點睡覺,第二天7點起床,連續工作了3個月——“好在我身體棒,在校時曾經得過400米短跑冠軍。”他很慶幸,很多同行到這個年齡就有些秀頂而且出現白頭發,自己頭發至今烏黑發亮。

太忙了,他需要招人,招人就要以公司的名義招,2015年他成立了蘇州冠悅電氣科技有限公司。母校不斷給他推薦優秀畢業生,公司15名員工,有13位來自于母校。

“這些學生很厲害,去年來公司畢業實習,今年7月才畢業的一名校友,在上海臨港自貿區一個自動化現場工作,工作結束,對方專門給我們寫來了表揚信。”說起這件事,唐宏生可開心了,他為公司開心,為這名畢業生開心,為自己的母校自豪。

龐大的現代化自動生產線,需要指揮其“四肢運作”和“血液有序流動”的大腦和心臟,唐宏生他們利用西門子PLC、三菱PLC以及AB PLC計算機設備進行邏輯推演,為這些自動生產線設計“大腦”和“心臟”、安裝“大腦”和“心臟”、調試“大腦”和“心臟”。這是一群構建智慧、出售智慧的人,一顆匠心,就在這智慧的構建中得以育養,從而開啟他們充實而幸福的人生。

“除了西藏和新疆,全國32個省、市、自治區都有我們的項目,最大的項目在去年,價值3個億。”唐宏生自信的向我介紹。他們帶著智慧行走世界,足跡已經踏上俄羅斯、羅馬尼亞、摩洛哥、德國、法國以及伊朗的土地。

“美國沒有我們的項目,但曾經發生過一件有趣的事情。”唐宏生說,去年在南通安裝、調試項目時,遇到兩個美國公司的人,他們為食品加工的一個流體控制抓耳撓腮了兩個多月,最后結論是:必須回美國公司進行說明讓公司重新調整設計。然而來回一趟美國需要時間成本和經濟成本不說,回美國后面對一群到不了現場的工程師,能否把現場情況描述清楚,都是個問題。之前唐宏生曾經瞄了一眼他們的項目,感覺難度并不大,他不明白為何這兩個美國人就是做不出來。在他們糾結之時,唐宏生提出“要不讓我來試試?”對方答應了,但掩飾不住懷疑的眼光,在他們眼里,美國人調試不了的項目,你們中國人也不會有辦法。

然而一天半后,中國的唐宏生把問題解決了,美國的項目主管高興得請他到家里做客。

“我自己很少問別人問題。現場存在什么問題,你在現場最清楚,必須自己解決;如果要向別人求教,你先得把問題搞清楚;而常常是你把問題搞清楚了,問題答案也就有了。”唐宏生的思緒徜徉在自己的專業工作中,彎彎繞地為我說了一圈。

后來美國有一條生產線,美國人提出想讓唐宏生飛越太平洋去幫助調試,因為新冠疫情未能成行,他們就請了美國當地的一位工程師,一天的工資竟然相當于1萬元人民幣。

這,就是工匠的含金量。

唐宏生他們服務的行業各種各樣,有包括米其林在內的多家大型輪胎制造企業,有包括雷諾等品牌在內的近10家汽車制造流水線,有糧食加工流水線,生物制藥流水線,蒙牛牛奶的清洗系統等,其中機器人就設計調試了兩百多臺。涉及的服務內容包括:電氣成本統計,電氣方案規劃,電氣原理圖設計,電氣采購,程序模板繪制,離線程序編制,項目調試,電氣技術及安裝管理。

公司口碑好了,業績往上走,就會有人跟你合作。目前,有兩家大型企業跟唐宏生合作生產流水線,對方負責機械制造部分,唐宏生他們則負責流水線的“大腦”和“心臟”部分;一家在蘇州東方之門,一家在浙江海寧。

浙江的合作生產基地浙江瑞弗航空航天技術裝備有限公司,坐落在海寧尖山開發區。海寧尖山,錢塘潮起潮之處:茫茫東海,有兩股潮流在此會面形成交叉潮,然后愈演愈烈,向錢塘江上游奔突而去。無論是起潮、交叉潮、一線潮,還是洶涌澎拜成龍頭潮、回頭潮,人們不僅可以預知預報,還能開輛汽車從頭至尾追趕潮頭,盡情嬉戲于大自然的奇觀之中——猶如唐宏生他們,因為諳熟了PLC這樣的“可編程邏輯控制器”,再大再復雜的工業自動化流水線,他們都操控自如,游刃有余,讓人生一路風景。

秋風冽冽,唐宏生陪我站在錢塘江邊,一起回憶母校的過往和母校的老師。“那些年,老師在我們身上花的功夫太多了;畢業后,還一直跟我們保持聯系,跟我們一起研究解決疑難問題,給我們推薦優秀畢業生。”

這錢塘江,流遍了吳越廣袤的土地,其源頭是新安江。錢塘江的浩瀚之水從新安江上游滾滾而來流入東海,而東海的白天和晚上各有一次起潮,又讓順江而下的錢塘江水逆向倒流掀起巨浪。這么多年來,唐宏生與母校之間就像這東海海水與錢塘江水,一直在進行著智慧的碰撞與交流。

起潮了,茫茫江面,兩條交叉的線已經形成。

  

用西門子PLC設計出的機器人模擬演示系統

 

所屬二級學院:智能控制學院

專業:計算機控制(大專階段)  電氣工程及自動化(本科階段)

班級:03計控331(鄧建軍班)

班主任:麻麗娟(大專階段)  陸淑偉(“專接本”階段)



惠民彩票-官网